聯系方式

您當前位置:首頁 >> 其他其他

日期:2019-06-13 10:18

《孟子》是中國的文化經典, 與《論語》《大學》和《中庸》合稱為“四書”。《孟子》中蘊含著深刻的儒家理論及文化內涵, 被視為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無價之寶。在全球化的今天, 《孟子》在中西文化的頻繁交流之中更是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。研究者對《孟子》英譯及其海外傳播的研究發現, 《孟子》與其它文化經典著作一樣, 得到了譯者的廣泛關注, 研究內容也得到了空前的豐富。但是《孟子》海外傳播的效果還不理想。本文基于文化“走出去”策略, 以《孟子》英譯本為研究對象, 從接受美學的視角對《孟子》的英譯本進行探究, 關注讀者的接受和期待, 希翼為《孟子》的英譯研究提供一定的借鑒。

一、《孟子》英譯國內外研究現狀

多年來, 《孟子》的英譯經歷了四個過程, 分別為萌芽期、啟蒙期、發展期和繁榮期。不同的時代具有不同的特征, 《孟子》的英譯也因時代的不同, 呈現不同的特色, 譯本的特點和質量反映了特定的歷史特點, 《孟子》英譯的多樣性是歷史發展不同階段的產物。[1][2]

二十世紀之前, 《孟子》的英譯多受政治的影響, 呈現出鮮明的傳教色彩。這個時期《孟子》英譯主要采用全譯法, 無論是形式還是內容都嚴格忠實于原文, 詞風嚴謹而刻板。二十世紀后, 《孟子》英譯的總體目標發生了變化, 文化傳播尤其是對外文化傳播成為該時期的總旋律, 而且, 《孟子》英譯作為中國文化對外傳播的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, 英譯內容更加豐富和開放, 英譯方法更加靈活, 譯本形式也更加多樣, 語言也愈加具有可讀性。[3]從研究成果的總體數量來看, 《孟子》英譯的數量還不充足。但是從國內外的研究主題來看, 《孟子》英譯研究相對豐富, 而且主題呈現多樣化趨勢。目前, 《孟子》英譯的研究不僅有宏觀視角的整合研究, 也有微觀視角的具體分析。這既為讀者領悟譯本提供了便利, 也為譯者進行英譯提供了參考與啟示。高質量的《孟子》英譯作者有理雅各 (1965) 、劉殿爵 (1970) 、杜百勝 (1963) 、范諾登 (2008) 等。這些譯者的共同特點是精通英語和漢語, 能夠自由使用兩種語言;熟悉中國文化和社會;尤其是對儒家思想有著深入透徹的認識。[4]然而, 《孟子》等經典譯本的研究是一個多層次的研究領域, 基于文本內部結構的研究居多, 對文本之外的研究較少, 因此, 加強《孟子》英譯文本的外部結構研究, 從而有效促進國外《孟子》英譯研究的發展。

二、基于接受美學的文學翻譯

根據接受美學理論, 翻譯是譯者在對原作閱讀理解的基礎上, 用另外一種語言再現文學作品。翻譯者以原作者、翻譯者自己和隱含讀者三方的期待視野為指導, 是源語言文本的作者和目標語言接受者溝通交流的中間人和調停者, 應該采取各種策略來滿足讀者對原文的需求。只有考慮讀者需求和接受時, 翻譯才能取得預期的效果。翻譯者必須在原作者和讀者之間保持平衡, 使得譯文易于理解, 又要保持原文的風格, “使讀者在讀譯文的時候能夠像讀原作一樣得到啟發和美的感受。”[5]

國外的讀者不同于中國的讀者, 他們對中國的文化背景不甚了解, 翻譯者有必要從跨文化的視角幫助讀者理解原文本的含義, 加注解釋性內容, 使英語閱讀者具有基本的知識。接受美學引入了讀者參與文學閱讀的必要性, 對讀者的角色和解釋觀念的關系進行了闡釋, 為文學翻譯研究提供了新的視角。基于接受美學的讀者接受包括兩種形態:社會性接受形態和個人接受形態, 強調讀者期待視野、讀者接受方式、讀者的主體與能動地位、效果與接受史、審美經驗等。[6]接受美學啟示翻譯研究者不僅要關注“譯本”和“譯者”, 還需要關注“目的語讀者”。[7]但是目前基于接受美學的翻譯研究還主要停留在理論階段。鑒于此不足, 本研究運用接受美學的基本理論, 對前人的研究進行整合和分析, 并在實踐層面對《孟子》的英譯策略進行深入研究, 為《孟子》英譯研究提供了一個嶄新的視角。

三、接受美學下的《孟子》英譯之道

本研究通過對《孟子》英譯讀者和實際讀者水平接受調查、讀者期待視野的調查以及《孟子》代表英譯本分析發現, 翻譯不能滿足讀者需求, 這是現有《孟子》英譯最突出的問題。因此, 《孟子》英譯成功走出去的關鍵是在譯者與讀者之間取得平衡。同時, 外國讀者對《孟子》的期待也是多方面的, 因此, 在翻譯時既要注重《孟子》原文的文化特性和文學特性, 也要從整體和具體細節上關注讀者的接受度。

1. 讀者導向與認同, 重構經典路線

《孟子》英譯必須激發讀者的心靈共鳴, 并引發讀者的思考, 達到作者與讀者的一種審美交流。孟子圣人思想是普通讀者所傾慕的認同, 是對非凡意義人生的內心期待, 讀者對孟子思想研究類著作的興趣遠遠高于《孟子》譯本, 因此, 譯者在英譯過程中, 要凸顯孟子的圣人形象, 從“人倫關系”和“人天關系”視角來闡釋圣人思想與哲學, 切合讀者的心理需求, 引發讀者的共鳴與效仿, 變潛在讀者為實際讀者。

譯者在翻譯過程中有著充分的自覺能動性。譯者是源語文本的讀者, 更是目的語文本的構建者和創造者。考慮到讀者的審美水平和接受程度, 《孟子》英譯要重構經典路線, 將文本內容至于重中之重, 關注文本內容的豐富性、深刻性和啟發性。《孟子》英譯有著三百多年的歷史而且多部《孟子》譯本被視為經典。隨著時代和社會的發展, 讀者群體和需求不同, 經典重譯應該在繼承已有優秀譯本優勢的基礎上, 實現譯本的超越。這種傳承和超越還表現在譯者素養方面、譯者和目的語讀者視閾的融合。翻譯是一種解釋過程, 呈現出動態性的特點。譯者通過文本這種特殊中介與原作者進行心靈的溝通與對話, 從而完成對文本的理解和詮釋。[8]45譯者可對《孟子》經典范式進行分析總結, 找尋其規律性的東西, 加以傳承, 并結合讀者的期待和需求, 實現翻譯模式的拓展與創新, 從而成就新的經典。

2. 形和與意和相結合, 凸顯文學特性

學界對《孟子》文學特性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散文風格、修辭手段、辯詞藝術等方面。譯者只有忠實地反映原文, 才能使讀者領悟到原文的特性。《孟子》的辯詞藝術非常豐富, 如比喻、排比和強調句式。《孟子》全書共有261章, 其中有比喻的章節就有93章。就比喻數量而言, 《孟子》是先秦諸子中名列前茅的。[9]5在比喻翻譯中, 直譯法是譯者的首選, 以保留原文的比喻結構, 必要時也可選用意譯法、轉譯法。如理雅各運用釋義法, 將《孟子·滕文公上》中的這段話語“君子之德, 風也;小人之德, 草也。”翻譯為:“The relation between superiors and inferiors is like that between the wind and grass。”該譯文簡潔準確地表達了原文的喻意。《孟子》排比結構的翻譯可采用逐句翻譯, 保留原文的排比結構;也可采用省略法, 精簡句子。對于強調句的翻譯, 譯者多轉換強調句式, 采用適合目的語表達習慣的結構。如趙甄陶在對《孟子·告子上》的這段話語“魚, 我所欲也, 熊掌亦我所欲也” (孟子·告子上) 進行翻譯時, 摒棄了原文的強調句式, 將之翻譯為“Fish is what I desire, and bear's paw is also what I desire.”考慮了語言差異。

《孟子》有幾十種修辭手法, 而且各具特色。其翻譯要語言特征和文化差異并重。《孟子》文學特性的另一個重要表現是散文風格。生動、簡潔和氣勢是《孟子》散文風格的突出特點。在翻譯時, 可用顯性語法和形合來取代漢語的隱性語法和意合。如趙甄陶將《孟子·公孫丑上》中的這段話語“天作孽, 猶可違;自作孽, 不可活。”翻譯為“When trouble befalls you from Heaven, there is still hope of avoidance;when you ask for trouble, there is no hope of escape.”有效地實現了語言意義與形式的完美結合。

3. 特色和接受融合, 關注文化負載詞

《孟子》承載了大量的中國民族特色文化、思想和語言, 翻譯成英語, 絕非易事。一方面, 譯者要充分了解《孟子》中的文化因素, 把文化詞語和核心概念傳播出去, 又要深刻領會目的語文化, 關注目的語讀者的接受程度, 既拓寬讀者的期待視野, 又最大化地傳遞中國文化。文化特性的英譯往往反映在文化負載詞的翻譯, 儒家術語和稱謂語是《孟子》出現頻率較高的文化負載詞。

如:在《孟子·告子上》中, 公都子問曰:“鈞是人也, 或為大人, 或為小人, 何也?”此句中的“小人”在英語中沒有完全對等的文化詞語, 翻譯時采用意譯或解譯法, 此處“小人”可譯為“mean and petty-minded people.”[10]146-147“氣”是儒學中的一個重要概念。如“我知言, 我善養吾浩然之氣。” (孟子·公孫丑上) , 翻譯時在異化翻譯的基礎上, 加腳注和尾注來補充說明, 做到既保留源語文化特色, 又關注目的語讀者的接受度。

4. 宏觀與微觀兼顧, 確保英譯規范

圖里 (Toury) 將翻譯規范歸納為前期規范、初創規范和操作規范。[11]5-61前期規范主要是指翻譯文本的選擇。譯者可首選《孟子》權威注疏, 但要綜合參考、對不同版本的注疏進行多方比較, 達到翻譯的忠實性。于此同時, 也要關注翻譯的初創規范, 即翻譯的準確性與可接受性, 使目的語讀者產生與源語文本讀者產生同樣的共鳴。當然, 翻譯的準確性和接受性只是相對的, 而且其影響因素頗多, 如何把握兩者之間的平衡, 是譯者必須關注的問題。操作規范也是影響譯本質量的關鍵, 譯本無論從宏觀結構還是微觀細節, 都要得到讀者的認同。在翻譯過程中, 譯者要有對翻譯方法、翻譯原則和譯本體例格式的選擇, 又要有對譯本具體細節的打磨。

四、結語

在當今中國文化“走出去”的戰略背景下, 《孟子》的翻譯和傳播將有利于國際社會對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認識與理解, 提升中國文化在國際的影響力, 最終實現中國文化軟實力的崛起。強調譯文讀者接受的譯作, 以促進《孟子》的翻譯和傳播, 為中國傳統優秀文化“走出去”戰略的實施提供了一條新的途徑。


版權所有:留學生編程輔導網 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聯系方式:QQ:99515681 電子信箱:[email protected]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內容從網絡整理而來,只供參考!如有版權問題可聯系本站刪除。

体彩22选5开奖走势图百度